ag游戏俱乐部

详询热线:18620280086

冷链物流是缓解蔬菜滞销的“一味良药”?

  看着满地流淌的自来水,老吴显得有些无助。

  老吴是新发地市场的蒜薹批发商。他指着身后大半车刚刚用自来水冲洗过的蒜薹对记者说:“今年生意不好做,这车卖完了估计要赔几千块钱。蔬菜批发大部分时间是赚钱的,但今年的行情却让人担忧。”

  说起前几天山东菜农自杀的问题,老吴说根源在市场。很多媒体的报道指出,一边是菜贱伤农,一边是终端菜价居高不下,矛头自然被指向了流通商。

  但对于这样的指责,老吴觉得很冤枉。因为作为中间商的他,生意也不太好做——他的蒜薹也赔了不少。

  “受伤”的批发商

  在此次蔬菜价格的暴跌中,叶类菜首当其冲。从事叶类菜批发的商贩也“受伤”最深。

  小王夫妇是河北定州人,看朋友批发甘蓝挣了不少钱,春节后也买了一辆二手货车,做起了甘蓝批发生意。

  “我们从当地批发市场一毛五买进,现在新发地只能卖两毛钱。”小王说,“加上油费、进场费等各种费用,这车甘蓝也就‘本搭本’,根本没赚钱。不知道今年的菜为啥这么便宜,感觉大家就像在不计成本的甩卖。”

  已经做了几年甘蓝批发的赵建伟比小王好一些。因为跟经纪人比较熟络,收菜的价格低一些,质量也相对较好。赵建伟给记者算了一笔成本账:每斤菜收购价1毛3,其他流通费用为:经纪人2分、进场费1分5、油费2分。“再加上吃饭、过路费等,一斤卖两毛钱,批发商几乎就是不赚钱。”赵建伟说。

  “菠菜3毛、芹菜2毛、白萝卜3毛,售价这么低,除去成本,能挣多少钱?”同样是跑了多年蔬菜批发的张君红说,她主要从河北固安拉菜,“前两年确实挣了不少钱,可是这两年,不知道为什么生意越来越难做?”张君红有些迷惑。

  “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商户多了。”老吴说,四五年前,他从山东金乡、江苏丰县运输蒜薹,那时新发地只有几十个蒜薹批发商,现在几乎翻了一番。“油价、工人工资都在涨,我们的菜经过二级批发商、零售商,再到消费者手里,虽然每个环节利润不多,但是链条长啊。”老吴说。

  据了解,从田间地头到消费者的餐桌,蔬菜要经过经纪人、批发商、二级批发商、零售商等四个环节,每个环节加价在20%左右,到终端菜价就翻了一番。加之油价、工资等各项成本的提高,蔬菜批发正逐渐成为微利行业。

  不能承重的“农超对接”

  对于此次蔬菜价格大幅下降,北京市新发地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玉玺分析说:“根本原因就是供大于求。”除去气候性因素造成本该由南至北逐渐上市的蔬菜集中上市以外,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我国蔬菜生产销售的“小生产、大流通”现状——分散的农户自身并不会分析市场反馈回来的信息,同时又得不到科学的信息指导,“前一年哪种菜卖的价钱好就种哪种”,这种盲目生产是导致蔬菜滞销,价格下跌的根本原因。

  为应对卖菜难的现状,国家相关部门也采取积极措施来避免农民遭受更大的损失。其中包括积极鼓励开展“农超对接”,加大重点区域蔬菜采购力度等。

  实际上,农超对接确实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蔬菜滞销的燃眉之急。但从供应链角度来讲,无论是上游农户、中间流通商,还是作为终端的超市,每个环节之间的衔接依然有不少问题。

  农户方面,我国没有大型农场,农户以家庭为单位生产。这种情况下,超市无法与每家农户一一对应,只能选择农业合作社。

  而超市与合作社的合作也存在不少弊端。一位零售企业生鲜采购负责人表示,现在80%的合作社仅仅有执照,没有自己的基地,无法满足超市的采购需求。

  在流通环节,超市还面临高油价、分拣包装,以及城市配送等费用。物美集团副总裁于剑波就曾表示,农超对接的大白菜,从山东运到物美各门店,产地的批发价每斤只有两毛,但运输成本就需要5毛钱。

  最重要的是,在很多城市,农产品销售主角并非超市,而是蔬菜批发市场。与蔬菜市场动辄上千吨的销售量相比,超市的销售额只是个“零头”;而且,很多超市的蔬菜利润非常小,甚至赔钱,蔬菜只是他们吸引顾客的一个手段。如此一来,想要扩大农超对接的规模,还需要更完善的流通、销售机制。

  被“神化”的冷链

  面对成本居高的流通体制,更多的人把目光投向了新的物流技术——冷链物流,以期降低蔬菜流通过程中的损失。

  然而,这个被寄托了太多希望的新型物流模式,在蔬菜流通领域,却并不一定“吃得开”。

  “冷链?”当记者问到豆角批发商李玉时,他思索了一下:“我没听过这个词,不过根据这个词的意思,应该是保证蔬菜温度的一个链条。”

  虽然李玉不知道“冷链”这个词,但他却一直在跟“冷链”打交道。李玉以每斤1元的价格在福建收购豆角,然后到冷库预冷,再用冷藏车运输到北京。除去5毛钱的流通成本,在新发地每斤能赚1毛钱。

  李玉告诉记者,从福建到北京,最大的成本就是“冷链”,而“冷链”最大的费用就是运输。福建菜属于南方菜,要想保持新鲜,必须在当地冷库预冷,然后用冷藏车运到北京。“我不会买冷藏车,几百万我也买不起。”李玉说,一辆5万斤的冷藏车价格要百万元以上,蔬菜批发商无力承担。他以1.6万元的价格,在福建承包了一辆载重5万斤豆角的冷藏车。“用普通车辆的成本当然没这么高,不过蔬菜的损坏程度很严重。”

  而对于北方菜的批发商来说,很少有用冷藏车运输的。赵建伟说,从定州到北京只有4个小时的路程,基本上能保证蔬菜的新鲜程度。

  蒜薹批发商最常用的做法是喷洒凉水。老吴告诉记者,喷洒凉水既能保证蒜薹的新鲜,又能增加其分量,一举两得。“至于冷藏车,那成本太高。本来就不赚钱,用冷藏车就更亏了。”

  老吴说,最近一段时间生意不好,在闲暇之余,他在哗哗地流水声中想得最多的,就是为什么蔬菜批发生意越来越难做。

  而对于目前蔬菜大量上市,销路不好的情况下,一些专家建议要修建大量的冷库,来推迟蔬菜的上市时间。赵建伟却不以为然:“定州的批发市场也有冷库,但是基本上用来存猪肉和海鲜,新发地也有冷库,可哪个冷库用来存储大白菜呢?”